空置本性

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善恶的来源,在于人情的欲恶。

不是每一次努力都会收获好的成果, 不是每一次关爱都会收获热情的反应,
不是每一次付出都会收获善的回报,
不是每一次爱情都会甘甜如初恋。
当你还在为小小的成果、淡淡的反应、微末的回报而心有窃喜时,
命运这个女神正露出她嘲讽的神色看着你,
随手一挥,
给你更大的问题,
给你更冷的嘴脸,
给你炎凉的报应。
至于爱情,
初恋就不是甘甜的。

你既然已经步入这个世界、这个社会,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美好,甚至会让你伤心、难过或恶心。你需要用哪种方式度过,选择一种让你多些舒服,不需要背负太多的方式,我想最好的步出方式永远是穿过,做一个社会的人就是去宽恕,但请务必记住不要去做牺牲者。你要尝试不去关注那些试图让你生活不幸的人。这样的人会有很多,既有官方身份的,也有自告奋勇的。如果你无法逃避,就忍受,一旦脱离,则要尽快忘记。记住在一对一的比率下,更无法论证付出与回报之合理,起作用的是回声。这个回声会持久的存在,你要学会让它变成低音或者噤声,无论这个回声多么不幸或多么重大。

暗夜里的画眉

我倚在低矮的柴门
当寒霜幽灵般灰沉。
冬天的残余显得荒凉
在白天渐渐衰弱了的眼睛下。
纠缠的藤枝刻画在天空
像七弦琴的断弦
所有在周围游魂般辗转的人
找到了他们家中的火光。
大地清晰的身影
如同这个世纪的尸体外倾。
它的穴墓是云翳的穹庐
风是它的挽歌。
古老的萌芽与诞生的冲动
萎缩的又硬又干。
地球上每一个生灵
像我一样了无生气。
霎时间一个声音
从头顶稀疏的枝条间响起
至诚的晚祷
充满无边的欢乐
一只年老的画眉,虚弱、憔悴、又瘦小
在风中缩起了羽毛
选择这样抛出它的灵魂
给这郁积的阴郁。
尘世间的事能写下来
以这般迷人的声音欢歌
寥寥无几
无论远近。
我想象颤抖着穿过
他欢乐的晚安的夜空
一些被祝福的希望。他知道
而我并不知晓。

无欲则刚

乖孩儿

探春